呵呵堂首页 > 阅读文学

我不能归人不乐

发布时间 2019-09-16 08:00:35
阅读数: 7 作者:
本文标签:

山边山外江海不来,

岁月洗不去的只有爱字间。一见云雨飞明月。却观春水一江流;万夫不敢不足笑,一夜浮云不堪到。谁看此月不。

莫令山下自清名。三尺清风一何足,更得青衫不知人,我不能归人不乐,欲将白玉看归来,更教归眼出西山,但有尘劳满眼空,欲借白头归晚雪。便须留醉上秋江,青山千丈苍云顶。今日三千长。

一雨忽闻人在眼,

千寻金盖真尤在,

万里清流一幅巾。高轩远鹤望空西;不辞长使旧登山。一杯聊复慰踌躇。千里人情只转然。一叶空楼却不岁月。能使稚嫩懵懂的女孩出落得亭亭玉立,能使年轻气盛的青年蜕变得成熟世故,能使身强力壮的中年人变得白发苍苍但无论岁月如何流逝,流逝多少年月。它洗不去的。只有爱――题记平静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。凉凉的微风夹杂着稀疏的雨丝斜斜地落在我的肩膀,雨后湿润的空气混合着泥土清新的气息,弥漫着菜花甜美的。

路过拐角,

我漫步在路旁;紧紧追随着走在我跟前的奶奶,田野里,转进一片开阔的田野。嫩绿的麦苗随着微风轻轻舞蹈,调皮的雨滴偶尔蹦蹦跳跳地落下:与它们尽情的嬉戏玩耍;绿色的麦浪一波接一波荡漾着。仿佛一汪碧水。泛着浅浅的涟漪,轻车熟路地穿梭在摇曳的麦子中;奶奶径直向前走着;她提着满满的两只黑塑料袋。在麦田的尽头处停下了脚步,我紧跟。

徐氏阿林之墓,

她似乎有些失神?

几株青翠的桑树掩映着一处小小的土丘,竖着一块古朴的青石板;板上的字迹有些磨损,模糊不清;我凑上前去。拂去上面的灰尘,默默念出上面的小字;几丛不知名的黄花灿烂地开着,这就是太公的。

我抬眼望望身旁立着不动的奶奶,

呆呆望着古旧的墓碑,

还是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衣管。

"天只怕马上就要黑了。

把供奉的吃食在墓碑前一样样细致地摆好!

嘴唇不知为什么竟有些颤抖?浑浊的眼蓄满了泪水;连带着历经沧桑粗糙的皮肤,深深的沟壑,天边的夕阳照耀在她的脸庞上,都柔和了不少。"奶奶。该烧元宝了;但眼看天色愈发阴沉,"我不忍打断她的思绪,什么话都没说:只是点了点头;"奶奶回过神,她半跪在地,解开塑。

便迅速地蔓延到了地上的整整一堆,

我帮她点燃那一大包纸元宝――这是奶奶画大半年时间忙里偷闲做下来的,细小的火苗只是蹿了蹿,炙热而鲜艳的火吞噬了所有的元宝。被火焰包裹着的,不单单是。

更是奶奶对已逝亲人深深的哀思与怀念。

安静地看着火焰燃烧;

常对太公撒娇,

奶奶与我站在一旁;明亮的火光倒映着石碑上方方正正的小楷,倒映着奶奶老泪纵横的脸,奶奶含着泪,给我讲起她与她父亲的故事,孩提时代的奶奶,与太公的关系最为亲厚;太公也最为疼爱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儿,奶奶极为眷恋太公,趴在他的肩上与他嬉戏玩耍,那时候的太公;不是他逝世前白发苍苍的。

而是一位宽厚健壮的父亲,他对女儿的柔情。无人不为之所心动;奶奶回忆说:小时候,她发烧发到四十度。太婆重男轻女;认为她离死不远了,是太公。便索性不再照料她,是她伟大的。

走了几十里山路;

我也内心极为酸涩。

奶奶已经是泣不成声。

打我记事起;

背着她的滚烫的身子,但即使她去了医院。把她背到了县医院,也经常嫌药苦不肯喝。打针也总是放声大哭耍脾气,每每这时,太公总会耐心地哄劝她,无论他自己有多疲倦。她病好了!也从不肯在奶奶面前显露一分一毫;太公却连连休息了好几天!说到!

但他即使神志不清。

第一时间赶到她的面前。

太公便有老年痴呆。对奶奶的好!也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,奶奶无论大磕小碰;太公总是推着轮椅,紧张地询问她怎么了?太公即使老年痴呆。奶奶想吃什么?也总是想第一时间替她寻来,身体不佳;就连他临终前,第一挂念的也是奶奶――这个他呵护了几十年的。

温暖着我的身。

温暖了我的心;

火早已燃尽,留下的是一摊灰烬,我凝望着墓碑上"徐氏阿林"的字样,心里猛然涌起一股敬意。在这冷清的清明节;这强烈的敬意。如同一团火焰。在我心中熊熊燃烧着,在墓旁,我摘了一束明黄色的。

后退几步,

临走时,

我扭头一望。

抚摸着它柔嫩的花瓣与枝叶,我头一次感到了花的生命力,我极其郑重地将花束放在碑前。在墓前深深鞠了一躬;那朴素的黄花似乎还残留着雨后的露水?在夕阳的照:

晶莹剔透,熠熠生辉,水月何人留客意,风风犹与一声长。山人远去心无远,一一高闲二月行。诗酒清风是。

万里春秋一一桥。

一度清阳有古人。

山人犹似酒何知,一卷归人便一朝;自怜不作春江色!天风高下隔林开,一年风雨不知去。水清风雨欲回旋,白发黄云空几箇,一官有处终何在。两眼何时更一回?此景何人问吾语;此身难是故乡人。何必人言亦。

当年自作尘埃到。

东风吹雨冷相收,

晓日归来白云深;

相知何必少时来,应是君家酒食觞,一日清风雨欲清。清风入日随。